我们知道,NVIDIA下一代游戏级GPU架构代号为“Ada”(程序员鼻祖爱达·勒芙蕾丝),数据中心级GPU架构代号则是“Hopper”(编程之母赫伯)。再往后呢?

从黑客泄露的文件中,我们发现了蛛丝马迹:

[integgpu_drvstage_reldriverscompilerassemblertoolsCudanvasmnvasm.c]

514: GLOBAL_ARCH_BLACKWELL

这里的“Blackwell”就是NVIDIA再下一代GPU的代号,但不是游戏级的RTX 50系列,而是取代Hopper,往后看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NVIDIA GPU架构代号近些年一直都是来自著名物理学家的名字,比如费米、开普勒、麦克斯韦、伏特、图灵、安培,但接下来要变了,Ada、Hopper都是计算机神人,Blackwell则是美国著名数理统计学家布莱克韦尔(David Harold Blackwell)——难道以后转向数学家?

布莱克韦尔生于1919年4月,卒于2010年7月,早年就学于伊利诺伊大学,分别于1938年、1939年、1941年获得学士、硕士、博士学位,1942-1944年曾先后任教于索诺马大学和克拉克学院,后在霍华德大学任统计学助理教授、副教授和教授,1954年起任伯克利加利福尼亚大学统计与数学教授,1968-1969年曾任美国数学会副主席,1965年被选为美国全国科学院院士,1976年成为英国皇家统计学会荣誉会员。

布莱克韦尔主要研究概率与统计,曾为序列分析、统计决策理论、无限对策论、动态规划、信息论、马尔可夫链的应用提供了基础,1986年获美国统计学会主席委员会的费希尔奖。

在马尔可夫型决策过程方面,他曾严格地证明了霍华德 (Howard, R. A.)提出的收益迭代法的收敛性,1958年曾与人合作证明了信息论基本定理的弱收敛定理,1979年获美国运筹学会的冯·诺伊曼理论奖,著作有《博弈论与统计决策》(1954年;与人合著)。

早在去年7月份,曝料高手Kopite7kimi就曾经贴过布莱克韦尔的照片,并透露它可能是Ampere之后下下一代GPU架构的代号。

更进一步,我们很快看到了Ada、Hopper、Blackwell三个架构各自的核心编号,也坐实了这一代号的真实性。

Ada自然就是RTX 40系列,包括不同核心,和现有的Ampere家族基本一一对应,分别是AD102、AD103、AD104、AD106、AD107、AD10B。

是的,不是AD108,而是AD10B。不知道这是什么神操作。

Hopper则有两个核心,分别是GH100、GH202。

GH100没啥好说的,取代GV100、GA100,继续做大规模加速计算卡。

GH202不清楚具体身份,Kopite7kimi曾猜测可能是游戏级GPU,但没有任何证据。

Balackwell也是两个核心,分别是GB100、GB102。

看这名字就知道也是给数据中心和高性能计算用的,但划分体系又变了,没意外的话是一大一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