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当孙正义(Masayoshi Son) 试图说服投资者,让他们相信收购全球最成功的芯片公司之一的ARM是明智之举时,这位软银集团CEO对外传达了一个明确的信息: 在物联网时代,我认为ARM将成为冠军。

然而,志在将数以十亿计日常和工业设备连接到互联网的物联网,实现起来比预期要慢得多。

孙正义为了物联网试图夺取芯片设计市场的努力,是他在ARM身上押下的第一个没有取得回报的赌注;第二个就是以660亿美元将ARM出售给NVIDIA的失败交易。

软银在放弃出售交易时称,尽管双方做出了真诚的努力,但重大的监管挑战阻碍了交易的完成。

押注物联网、错失服务器芯片市场

目前,ARM在智能机芯片设计领域仍占据主导地位。智能机依旧是最普遍的计算形式,但近年来其增长速度已大大放缓。

在最早可能于今年启动首次公开招股(IPO)之前,ARM正加紧巩固其在迄今尚未充分开发的新市场的地位,同时努力提高利润以吸引一批新的投资者。

ARM候任CEO勒内 哈斯(Rene Haas)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与软银收购公司时相比,ARM的产品目前在数据中心和汽车领域要 远远更具竞争力 。

当孙正义发起以310亿美元收购ARM的交易时,他认为这是对整个科技行业未来的押注。

当时,围绕物联网概念的未来正在逐渐成形。他继续推动执行团队坚定地朝着为机器连接的未来设计芯片。

五年半后,越来越清晰的是,物联网赌博是一场代价高昂的灾难,而且,它还让ARM在规模大得多的数据中心市场攻击Intel的主导地位时分散了注意力。

被软银收购后ARM营收增长停滞、利润下滑

随着孙正义的愿景与现实发生冲突,软银悄悄地修改了自己对市场的估算。2018年的一份报告预测,到2026年,物联网控制器市场价值将达到240亿美元,服务器市场价值220亿美元。

但是,2020年的一份类似报告预测,到2029年时,物联网芯片市场的规模将仅为160亿美元,而服务器市场 ARM目前仅占5%的市场份额 将达到320亿美元。

软银还下调了对物联网市场价值的估算,从2017年的70亿美元下调至2019年的40亿美元。

为出售给英伟达强烈反对IPO

去年12月,ARM在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中强烈反对IPO,支持将公司出售给NVIDIA。

ARM在文件中概述称,上市带来的股东压力会遏制公司投资数据中心和PC市场的能力,这些市场一直 难以攻克 ,公司只取得了 有限进展 。

ARM在文件中补充称,公开市场投资者会 要求利润和业绩 ,这就意味着公司要削减成本,缺乏财力投资创新型新业务。

我们一直认为,NVIDIA的收购将为我们提供一个极佳的机会来投资,并做更多的事情, 哈斯表示, 既然我们已经进入(IPO)阶段,我对我们的前景感到非常乐观。

低估创新成本

孙正义还低估了在半导体领域进行创新的成本可能有多高。软银的数据显示,尽管ARM并不自主生产芯片,但是ARM的成本从2015年的7.16亿美元飙升至2019年的16亿美元。

到2019年时,ARM营收增长20%至19亿美元,而利润暴跌近70%至2.76亿美元。

最近,ARM已经开始采取自我修正措施,加大对过去四年一直增长的服务器和PC市场的投资力度,赢得苹果、亚马逊云计算服务AWS等盟友。

AWS正在开发基于ARM架构的第三代Graviton芯片,而苹果则将整个Mac系列产品线从英特尔处理器过渡到基于ARM架构的M1自研芯片。

哈斯承认: 虽然物联网对我们来说仍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但我们非常、非常专注于计算机领域。 他指的是服务器和PC芯片。

他拒绝透露ARM的营收中有多少来自核心移动业务以外的领域,理由是与NVIDIA的交易存在 严格的监管程序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