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目前的CPU市场,x86架构及Arm架构仍然是全球最为主流的指令集架构。其中,x86架构统治着PC及服务器市场,而Arm架构则几乎完全垄断了移动市场。

近年备受追捧的RISC-V架构,得益于其指令精简、模块化、可扩展、开源的优势,也迅速在对功耗、成本更为敏感的物联网市场站稳脚跟,并开始持续向着高性能的市场进行开拓,大有与x86、Arm三足鼎立之势。

根据全球开放标准组织RISC-V International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RISC-V International社区在过去的一年取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增长里程碑和技术进步。

其中,RISC-V International 的会员数量同比增长超过 26%,在 70 个国家/地区拥有超过 3180 名会员。如今,市场上有超过 100 亿个 RISC-V 核心,全球有数万名工程师致力于 RISC-V 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在RISC-V基金会的3180名会员当中,中国企业占比近一半。

特别是随着近日腾讯也加入了RISC-V基金会成为Premier Members高级会员,使得在RISC-V基金会目前的25家最高级别的Premier Members会员当中,中国厂商的数量达到了14家,包括:阿里云、晶心科技(Andes)、北京开源芯片研究院、成为资本、海河实验室、华为、Imagination(已被中资收购)、ISCAS(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RIOS实验室(隶属于清华-伯克利深圳研究院)、中兴、赛昉科技、希姆计算、展锐、腾讯。

需要指出的是,作为Premier Members会员,是可以有董事会席位及技术委员会席位的,可直接影响RISC-V标准的制定和技术发展方向。

此次,腾讯蓬莱实验室负责人高剑林也将代表腾讯公司进入RISC-V TSC技术指导委员会,积极参与RISC-V发展。

根据此前阿里巴巴平头哥半导体透露的信息也显示,其不仅是RISC-V国际基金会董事会成员,同时在基金会中的数据中心、存储管理、安卓、安全等11个技术组织当中担任主席、副主席的职位,重要性及数量居世界前列、中国机构首位。

随着腾讯加入RISC-V基金会,并成为Premier Members会员,使得在RISC-V基金会目前的25家最高级别的Premier Members会员当中,中国厂商的占比达到了56%。

此外,在RISC-V基金会的战略会员中,中国公司也是非常之很多,例如华米、瑞芯微、芯来、兆易创新、智芯、云知声、中科蓝讯、卡姆派乐等(三星、英伟达等大厂也都只是RISC-V基金会的战略会员)。

毫不夸张的说,中国厂商主导RISC-V未来的发展方向。同时,中国也是全球RISC-V产业最繁荣的区域以及最大市场。

在目前中国对于芯片产业自主可控的需求之下,开源的RISC-V架构已经成为了中国芯片厂商强化芯片自主可控能力,打破对于X86架构以及Arm架构依赖的一个重要方向。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此前在2022云栖大会上就曾表示: 开源模式已从软件领域走向硬件领域。RISC-V降低了进入芯片行业的门槛,也符合未来万物智能时代的技术发展趋势,中国要争取在万物互联的新时代,使得RISC-V发展成为世界主流CPU架构,形成x86、Arm和RISC-V三分天下的格局。

由于RISC-V是一个面向未来的非常年轻的新架构,其内部采用的是模块化、可扩展的设计,这也就意味着,参与者在创新上拥有很大的自由度,只要增加相应的模块,就能够扩展到移动、桌面、数据中心市场,并且在AI、安全等很多方面,相比传统架构更具天然优势。

随着RISC-V架构的持续演进,以及越来越多的芯片厂商及上下游产业链厂商的加入,RISC-V在站稳了物联网市场之后,也正加速向移动端、PC及服务器市场扩展。

我们可以看到,今年年初,X86市场的主导者 英特尔也加入了RISC-V基金会,并成为了Premier Members会员。Arm在移动市场的最主要的合作伙伴 高通也很早加入了RISC-V阵营,并成为了Premier Members会员。这些都凸显了RISC-V惊人的魅力。

据高通公司产品管理总监Manju Varma透露,高通在2019年就已经将RISC-V应用到了其骁龙865 SoC当中的微控制器,截至目前已经出货了6.5亿个RISC-V内核。

Varma强调,RISC-V的主要优点是,它接收来自 价值链 各个层的各种公司和组织的功能贡献,从ISA和CPU,到系统软件,到操作系统,再到最终用户应用程序。通过RISC-V,有机会定义具有 同类最佳性能,最佳功率效率和增值功能 的芯片设计。 这些优势也使得RISC-V这样一个通用的基本指令集架构,可以从低端微控制器一直扩展到高性能计算,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任何东西,它提高了整个行业的效率 。

此前,RISC-V最显著的标签是低功耗,平头哥半导体在2019年率先推出最高主频达2.5GHz的玄铁C910,突破了业界对RISC-V的性能想象。

今年11月底,国产RISC-V芯片厂商赛昉科技推出了全球首款面向PC应用的高性能RISC-V芯片 昉 惊鸿8100。

在日前全球RISC-V峰会上,芯片初创企业Ventana Microsystems公司也发布了全球首款面向服务器的CPU Veyron V1。这些企业的努力都展示了RISC-V在高性能计算领域的可能性,也为国产芯片产业在高性能计算领域的自主可控提供了一条全新的道路。

虽然目前RISC-V在移动设备、PC、服务器等高性能计算市场仍然面临着严重的软件生态匮乏的问题,但是国产厂商也在积极的解决这一问题。

比如,在今年8月的2022 RISC-V 中国峰会上,平头哥完成了 RISC-V 与面向云端服务器的龙蜥操作系统的适配,首次运行 FireFox 浏览器、LibreOffice 等大型桌面级软件,以及 Hexo 和 Open Rocket 等基于 NodeJS 和 JAVA 的应用,极大拓展了 RISC-V 的想象力。

今年9月,平头哥、龙蜥社区、RISC-V国际基金会、中科院PLCT,与统信软件展开合作,成功地在平头哥RISC-V SoC原型曳影1520上启动了deepin 操作系统,流畅运行桌面、办公、影音及开发等关键大型软件,将RISC-V推向桌面端。

Deepin V23正式发布的时候,RISC-V也将作为一个官方正式支持的架构存在。

在移动端方面,今年10月,由阿里巴巴平头哥贡献的RISC-V移植安卓的代码补丁集合,被安卓AOSP社区收录进系统源代码,成为全球首批RISC-V兼容安卓的正式补丁,这意味着谷歌安卓开启了对RISC-V架构的官方原生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美对抗的大背景之下,为了排除来自美国方面的干扰,2019年底RISC-V基金会的总部也由美国搬到了中立国瑞士。这也打消了此前众多国内厂商对于RISC-V可能存在的 卡脖子 问题的顾虑。

但是,随着今年年初俄乌冲的爆发,欧美均对俄罗斯发起了严厉的制裁措施,其中瑞士更是放弃了多年来的中立地位,参与了对俄罗斯的制裁。

虽然很快瑞士撤回了对俄罗斯制裁,重新表明中立态度,但是这也给外界带来了新的疑虑。

这也意味着,即便RISC-V基金会总部是在瑞士,在大国冲突之下,其依然可能成为被利用于制裁其他国家的工具。

这是否会对RISC-V未来的发展产生一些不利影响呢?

对于这个问题,芯智讯当时就曾采访了某国产RISC-V芯片大厂的高管。对方表示: 这确实是一个新的问题,我觉得不管是RISC-V基金会还是参与RISC-V工作的这些人,都希望RISC-V技术的发展不要被地域争端所影响,这也是为什么RISC-V基金会此前从美国搬到瑞士的原因。如果瑞士不能保持中立国地位,那么从全局的角度来看,我觉得基金会肯定会进一步考虑如何来避免这个情况。

对于中国是否有必要建立RISC-V分支的问题,该国产RISC-V大厂高管认为,RISC-V分支早已无处不在,很多公司都自己有一个分支,中国也有自己的RISC-V联盟。

这其中的关键在于,这个分支有没有真正享受到RISC-V生态所带来的价值,能不能持续的走下去。

该高管表示: 我觉得我们在国内可以去建立这样的一些RISC-V技术的组织或联盟,这都是有助于RISC-V生态壮大的。但从技术本身角度来讲,我们对于生态而言,每个人都是贡献者,也是受益者,所以全球能够形成合力,自然是最好的状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