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 本就是年俗文化中的好彩头,经过多年演化,已经从单纯的文化符号成为了互联网时代的竞争利器。连微信都没想到,2022年了,比红包还难抢的,竟然是红包封面。

年轻人为了抢到红包封面不惜定闹钟拼手速,甚至花费真金白银购买,抢到者欢天喜地,抢不到者黯然神伤。据盒饭财经报道称,有人靠此创造了轻松月入十万的神话。

红包封面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2018年年底,微信就开始支持各大企业定制微信红包封面,去年更是形成一个爆发期。但今年,相比用户端的习以为常, 产业链端 则显得十分热闹:相关生意的新闻报道,也从 轻松月入过万 ,升级为 月入十万 ,到后来的 500万 。

临近年关,参与红包封面的企业正在不断增加。公众号的红包封面闹钟显示,1月19日,永辉、叫叫阅读、水星家纺、希思黎、宝诗龙、携程、同程、海伦司、华硕等24家企业参与红包封面的活动,行业基本为化妆品、奢侈品、旅游、快消和新消费品牌。

到了1月24日,参与企业则增加了25个,其中包括了特斯拉、戴森、蔚来、阴阳师、资生堂、ysl、希尔顿、浪琴表、瑞幸等企业,行业涵括了新能源汽车、游戏、旅游、新消费、化妆品、金融、快销品等行业。

对这类企业来说,用户注册会员然后领取免费封面的设定,1元/人的低成本支出,连续多天限量发布,如宝诗龙每天中午12点发布,数量为5000个,资生堂下午14:00准时发布,每天限量2万个。

除了抢不到的,个性化定制中也同样含有高浓度的社交货币属性。今年,红包封面个人授权门槛降低,越来越多不会设计的普通人试着寻找别的商机,门槛其实不成问题。

1月19日,微信珊瑚安全发文提醒,要买的微信红包封面都是骗局。微信官方表示:微信红包封面只对红包封面制作方收取1元1个的费用,对于红包封面领取者是不收费的,各大品牌红包封面基本是限量发布。骗子谎称自己有大量红包封面序列号出售。且定价不贵、花样n多。有人前来询问,骗子便以几元到数十元不等的价格叫卖。

在微信官方公布的《 微信红包封面 定制功能使用条款》第3.3.3条约定,未经腾讯允许,定制者们不得因微信红包封面而以任何形式、向最终用户或其他任何主体收取任何费用。也就是说,微信官方其实明令禁止向用户销售红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