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哪吒之魔童降世》《白蛇:缘起》等为代表的传统神话IP风行中国动画市场的当下,《雄狮少年》以对现实的关照,将视点对准底层小人物,同时也将中国动画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关注用另一种方式悄然呈现出来。岭南文化的表现,舞狮传统的弘扬,对留守儿童、城乡差距等现实问题的探讨,都足以让这部电影成为国漫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以低龄化动画为主的中国动画电影市场,人物形象在大多数时候都被视为一部动画电影能否出圈,进而形成周边营销的好机会。萌态十足且低龄化的人物造型,便一直被看作动画电影的首选,之前票房大爆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便是如此。在电影《雄狮少年》中,人物形象不再局限于儿童,而是转向青少年、成人。这对一部动画电影来说,无疑是打破了依靠人物形象出圈的舒适区,但也进一步强化了电影现实主义的表达。

与现实化、成人化的人物形象相对应的是,影片以实景再现为主、辅以适当的虚幻场景。贯穿全片的场景,不再是之前被广泛描摹的魔幻奇景,转而以广东街头、村庄实景进行表现。细究起来,逼真的光线、毛发是影片极为出彩的地方。但动画电影之所以称为动画电影,也正是因为其中的虚幻场景是真人电影所不能呈现的,因此显得分外令人动容。影片对于虚拟场景的表现,最重要的莫过于阿娟在舞狮大会决赛现场的“最后一跳”。

在阿娟的“最后一跳”这个场景中,阿娟意欲跳擎天柱,起跳后,阿娟身后撒落了大片大片的英雄花,戴着狮头的阿娟也化身成一只雄狮,励志主题在这种抽象化的动画表达上得以加强。

不同于传统神话IP中自身具有独特本领的主人公,影片中的阿娟、阿猫、阿狗、师父等都是现实生活中的普通人,更是平凡生活中不起眼的小人物。与当下一般动画电影中打打闹闹、嘻嘻哈哈,影片放映完回想起来只是感觉到开心好玩的情节不同,《雄狮少年》在后半段将影片拉回了现实,在对现实的映射中表达了对普通人的致敬,充分给予观众面对现实的勇气和信心。

影片在前半段基本采用了周星驰无厘头喜剧中的小人物“咸鱼翻身”的情节设置,两三个想要翻身的小人物,找到一个深藏功与名的师父,随后师父拒绝传授武艺、徒弟锲而不舍,最终师父被打动,师徒共同踏上最后的成功之路。但影片在后半段阿娟的爸妈回来后,便转向对现实的映射,水泥森林的场景、熙熙攘攘的打工仔、阿娟一开始住的下下铺等,都展现了生活的现实。

最令人动容的是阿娟天台舞狮一段。阿娟戴着竹筐在天台上从摇摇晃晃到稳扎稳打地练习舞狮,清晰地展现出阿娟内心从迷茫到坚定的变化。此时,旭日初升,阳光照在阿娟身上,镜头一转,观众看到阳光正穿过一座座水泥森林照射过来,洒到在这座城市中生活的每个人的身上,由此完成了对现实的映照。就在观众以为阿娟将会像无数励志电影一样坚守初心、咸鱼翻身时,阿娟却将狮头留在了天台上,并且说,“师父,山路望不到头,我只能往前走了。”

影片并没有停留于此,阿娟在去往上海打工的路上,意外加入决赛,就在观众再度认为阿娟会成功跳上擎天柱,从而走上人生巅峰时,阿娟在现实情境下落水。而破损了一半的狮头却稳稳地挂在了擎天柱上,带给了观众可以在现实中继续勇敢下去的勇气。

《雄狮少年》主题的关注点更多表现在传统与现代共存上。但在传统与现代共存方面,这部电影与将传统文化赋予现代价值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完全不同。当然,影片中代表传统文化的狮头并不是站在制高点上全然批判现代性,而是表现出现代人对于传统文化的传承。同时,舞狮中的擎天柱除了代表舞狮传统外,也代表一种信仰、一种敬畏,使得过去、现在的人们在面对现实困境时,在变身毫不畏惧的孤勇英雄时,加入了对传统的敬畏,也由此使得现实生活中的人们能够更加无畏地面对真实生活中的困难。 【编辑:上官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