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半年做了一件我喜欢的事,圆一个我20年的梦。《我不是潘金莲》全国巡演拉开帷幕,第一站广州女性戏剧节,我们剧场见……”演员张歆艺近期在社交平台发布的数条消息中,似乎都围绕着一个话题展开,那就是——话剧《我不是潘金莲》的演出。作为话剧中唯一女主演的她,对这部话剧倾注了大半年的心血和精力。更重要的是,此中还寄托着一位进入表演行业近20年的演员的“话剧梦”,而站在话剧舞台正中央,面对上千名现场观众上演喜怒瞋痴时,也就成为了张歆艺“圆梦”的时光。

《我不是潘金莲》一次次以不同的形式呈现在读者、观众的眼中,让人好奇,农村妇女“李雪莲”的故事在当代还能被怎样书写。

就在话剧《我不是潘金莲》全国巡演的间隙,封面新闻记者独家对话该剧主演张歆艺。谈到话剧中的点点滴滴,她台词信手拈来,又对导演丁一滕、编剧卓别灵赞不绝口,言语间不难听出对作品倾注的认真和付出。

打破“李雪莲”形象“

一场从头笑到尾的悲剧”

“从演出现场的反馈来讲,我们应该把之前观众心中‘李雪莲’的形象,完全打碎了。所有人看完之后都觉得,这不是他们想象当中的那个‘李雪莲’。”

只要对《我不是潘金莲》这部作品稍有了解的观众都知晓,这是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刘震云第一部以女性为主角的作品。小说以农村妇女李雪莲二十年来的告状为主线,关注到女性家庭亲情、传统道德和权力抗争的生存困境,凭借幽默反讽的文学语言,深刻体现了荒诞现实、时代隐喻和文化意蕴,更在2016年被拍成电影,搬上了大银幕。

倘若只是“新瓶装旧酒”,无疑会面对来自读者和观众的质疑。而改变的第一步,自然是从文本的挖掘开始的。

“我最初拿到剧本的时候,跟编剧、导演以及制作者说,如果要站在一个女性角度去深挖角色的话,不如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去深入,所以故事的落点有了一定的转变。”李雪莲到底是个什么人?她经历了什么?她为什么要提出假离婚?在被前夫背叛之后,她又为何要去告状……在张歆艺不断的质疑中,李雪莲的故事线浮现出了更为饱满和完整的脉络。编剧将李雪莲与丈夫秦玉河的“前世”挖出,又把她与儿子的情感故事续写出来,让李雪莲的“来处”有了清晰的足迹和印记。

当然,不光是文本上的创新与深度发掘,作为人称“当下新一代青年戏剧导演领军人物”的丁一滕导演的作品,话剧《我不是潘金莲》的舞台呈现形式,是大胆又前卫的。譬如,在这台话剧中,能够看到戏曲、变脸、杂技、RAP等艺术形式的“杂糅”,感受到来自东西方艺术的碰撞交流,以及将传统与当代的时空连接交融,却没有丝毫的违和之感。

“正式开演的时候,台下的观众3分钟一小笑,5分钟一大笑,一个小节就鼓掌喝彩。但当我们一认真投放感情的时候,观众哭得比我还大声。我认为我们做到了,所谓的‘一出让人从头笑到尾的悲剧’。”张歆艺说。

叩问“潘金莲”的命运

“解开妄加在女性上的枷锁”

原著中,主角李雪莲“悲剧式”的一生,是从背负上“潘金莲”的名声开始的。她与丈夫“假离婚”后遭到背叛,又被污蔑是“潘金莲”。于是,她用一生纠正人们的一个错误,只为了洗刷被称为潘金莲的冤屈。后来翻拍的电影作品,都延续了这样的叙事脉络。但是,到了话剧《我不是潘金莲》,他们开始思考“潘金莲”这样一位女性在历史中的维度,她是否也像李雪莲一般,是被“践踏”的女性,是在历史长河中被“污名化”的女性。于是,当话剧舞台上,一身京剧扮相的“潘金莲”跨越时空而来,与张歆艺扮演的“李雪莲”面面相觑时,那一句“我曾经也是李雪莲,是世人把我们叫成了‘潘金莲’”,让整个故事对女性命运的反思,有了更为深层次的表达。

“这个就是我们的核心,所有的故事都是为了表达,我们希望这世上再也不要有任何一个女人被叫作潘金莲了。”张歆艺说,“潘金莲”这个名字就像是妄加在某一些女人身上的“枷锁”,而当这个“枷锁”被赤裸又残忍地展现在剧中,观众更能感受到震撼。“当李雪莲说出‘我希望这个世界上再不会有任何一个女人被叫作潘金莲’后,所有的观众都起立鼓掌。”

其实,这样大胆创新的故事改编,更为多元的内核表达,也一度让主创团队忐忑过。在之前的媒体报道中,张歆艺的忐忑一直持续到了北京大兴剧院的合成彩排,连原著作者刘震云的夸赞也未完全让她放松。

最终,当这个故事呈现在广州首演的舞台上时,张歆艺全场两个小时的呐喊怒吼,观众们盈满全场的笑声,和看到李雪莲发出呐喊时的起立鼓掌,都印证了这部作品的颠覆性成功。就像刘震云所评价的那样,“气象非凡、才气逼人”。

坚持“做自己”

“展现女性的姿态和风采”

对于张歆艺而言,接下这样一部大型的话剧创作,推掉一切工作,前后花费大半年时间专心钻研专心排练,这样的经历,更像是一次“圆梦之旅”,抑或是多年热爱话剧艺术的自己交出的“答卷”。

“我觉得女性非常伟大,从生理上来说她们就很美,因为人类的繁衍就靠女性。”张歆艺说,近年来,更感受到女性在社会上的角色越来越重,与此相对的,是社会对女性的要求也更高,导致她们的压力非常大。“所以我希望女性都能够自我,我希望女人在该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就义无反顾地去做,展现自己的姿态和风采。”

在话剧《我不是潘金莲》首演后,张歆艺悄悄问过导演丁一滕:“咱们算成了吗?”丁一滕说:“首演演成这样,还不能算成了?以后会更好!”

封面新闻记者 李雨心 【编辑:上官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