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喜欢《飞屋环游记》的女孩,收到了制作该电影的动画公司皮克斯工作室的工作机会。2月22日,漫画作者@yogin幺了个菁在逛超市的途中,收到了这封意料之外的邮件。这位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的准毕业生,其实早就有了丰富的履历。2020年,她出版了漫画《神烦鸟》。同时,该系列的表情包在聊天软件上的赞赏早已破万。她与网易、奇策迭出等公司有过多次合作。在校的她,早已接过一些IP授权的外包工作,例如来自开发《迪士尼公主》《复仇者联盟》等IP衍生品的公司52toys。还有国外的动画公司找到她,寻求动画剧集方面的合作。这一次皮克斯的邀请,契机也始于曾有过的合作。

3月5日,封面新闻记者联系到幺菁,她在电话里说:“很惊喜,也很意外。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我反而觉得我的风格和皮克斯的风格不是很符合。”

初三毕业就想明白自己的路

“不管别人怎么觉得。”在采访中,幺菁无意识地说了好几次这句话。从她正式踏上“艺术生”这条道路开始,她好像就只对自己想做的事情保持专注和乐观。无论是自身的短板,还是别人的看法,都不能阻止她做想做的事情。包括这一次接到皮克斯的邀请,她也透露出一些担忧:比如能否很好适应团队风格,比如说大学英语四级还没考过,却要用英语工作、交流。但当记者拨通她的电话时,她已经做出了决定:“现在有这样的机会,我当然愿意去,英语也不是最难解决的问题。他们既然来找到我,肯定是因为我也有与众不同的地方,他们也会容纳我的一部分。”

“初三毕业那时候突然想明白了,觉得自己可以走画画的道路。从那时候,我就专注于自己的路。”幺菁埋头画画。“别说父母了,一开始我都不支持我自己。但是当画画带给我的快乐和收获,盖过了我对自己的怀疑和不支持,我开始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也明白我的爱好到底能做什么的时候,父母也就会理解了。”说服他人之前,要先说服自己,这是幺菁从画画中领悟到的。

和幺菁聊天,你会觉得这个女孩有很多“狂野”的时刻。高三艺考,不在意培训老师给的资料,自顾自地画;说起画画风格时,她说自己看过、容纳的东西太多了,所以画画的风格“挺‘不东不洋’的”;讲到自己养的小蛇时,她兴致勃勃地说着,之后还会画一些和小蛇的趣事,“不管别人要不要看,我就是要画。”相比于每一步都计划好,幺菁形容自己是“走到哪是哪”的个性。但实际上,看似没有终点的旅程,其实一直都由内心的热爱引导,因此所有的路都能殊途同归。

“即便我的能力离我自己的期望还很遥远,但是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因为学习和提高是必经的过程,等回头再看,就能知道自己成长了多少。”采访中,“狂野”的幺菁难得认真地说。

观察生活转化为激情想象

鲨猫、兔蛾、底迪龙、火烈鸟鹿……幺菁的作品中,有很多这样奇奇怪怪的动物结合体。在幺菁的视角中,这些并不是完全不同的动物:“像是鲨鱼和猫,它们都是吃鱼的,看上去都不太亲近人,但恰好人们又很喜欢它们。我们之前养蚕宝宝孵出来的白色飞蛾,它的颜色、触角形状和毛茸茸的感觉,和兔子确实也有相似之处。”幺菁追求的这种“有趣的、猎奇般的奇幻感”,建立在事无巨细的观察之上。

“我比较喜欢留意一些细节,喜欢观察生活中好玩的东西。但这也会导致我看起来像是一个人在那边发呆。但其实我是在想,这个东西要怎么画。”幺菁说。这些“细节”包括人们有趣的行为举止、生活中好笑的段子、小动物间有趣的事情,还有美丽的风景。

但天马行空的想像不会反映在行为上,幺菁更习惯把它内化成心里的活动:“比起我自己作品中活力四射的样子,我本人看来更像是一个‘大反派’,我的激情与想象通常只在自己的内心发酵。”

为了创作,幺菁可以做出很多突破。比如说小时候曾经被鹅撵过、很长一段时间都很怕鸟的她,可以从与一只小鹦鹉的接触中,发现鸟类竟然如此有趣、让人着迷。现在,已经将“尝试新东西”刻在“基因”里的她明白,从没有尝试过的事情中,可以得到全新的经验。因此就算是身心都抗拒的事情,幺菁也会试着去做:“没有接触过它们,你怎么知道它们的个性是什么样?这些动物里是不是也有不同于其他同类的个体?”有了这些尝试,才能有眼睛大大、古灵精怪的“底迪”和眼睛小小、憨憨又大力的“汤汤”之间的故事。

“我相信是因为创作改变了一部分的我。”接受热爱对于自己的改造,并且乐在其中,幺菁很明显是这样的人。大致也是因为这样,她才能够收到来自热爱的反馈。“但同时我也是一个很懒、很爱拖延、又容易失去耐心的人,这也给我的创作带来了很多困扰,希望可以慢慢改掉这些坏习惯。”

女孩幺菁始于热爱的改造计划,还会继续进行。

封面新闻记者 刘可欣 【编辑:刘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