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卡江湖又起波澜。

当地时间12月21日,英特尔发布一份声明,拆分将原先图形硬件部门(AXG)一分为二。

一部分专注于高性能计算(HPC),另一部分专注于游戏市场。

原先AXG员工将转岗到不同部门,负责人Raja Koduri重回首席架构师岗位。

关于变阵原因,英特尔表示:独立显卡和加速计算是其业务的关键增长引擎,架构调整意在加速和扩大市场影响。

不少媒体认为,种种动作背后,英特尔欲进一步抢夺英伟达AMD的GPU市场份额,加速竞争。

变阵细节

图形硬件业务一直被视为老厂英特尔重回巅峰的破局点,此番变阵引发了不小关注度。

硬件媒体tomshardware向其询问了细节。

英特尔表示,他们仍将致力于推进现有的独显产品发展,按计划,他们将继续推出第二代Battlemage和第三代Celestial游戏GPU。同时,第一代Alchemist系列产品也将继续得到支持。

至于数据中心和超算GPU业务,英特尔表示,相关团队将转移至集团数据中心和人工智能业务部门(DCAI),涉及Ponte Vecchio和Rialto Bridge产品线。

此外,GPU SoC和IP设计团队也将归入DCAI,不过,这些团队将继续为客户端图形产品提供支持。

此次变动,最受影响的,莫过AXG负责人Raja Koduri。

他曾供职于苹果,也在AMD图形部门担任高级副总裁兼首席架构师,直接向苏妈汇报。

2017年,Raja跳槽英特尔任首席架构师,此后,英特尔和AMD来回挖人,还为业内人贡献不少茶余饭后的谈资。

2021年,英特尔大举成立AXG部门,Raja成为负责人,没多久,他又升任执行副总裁。此番一通变动,似乎Raja Koduri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值得一提的是,Raja Koduri近期还接受了背部手术。

据他在推特上自曝,因长期久坐,自己的脊椎一直有问题,过去饱受坐骨神经痛困扰,加之疫情导致运动减少,病痛加剧的他不得不接受手术,后面恢复还需要3-4周。这段时间,他将在印度休息调养。

充满变数的AXG值得关注的是,此番变动距成立AXG部门只有一年多。

英特尔CEO基辛格对GPU业务发展一直寄予厚望,他曾表示 自己12年前离开英特尔时,将 发展GPU业务 视为唯一未完成的遗憾,现在,他有机会完成该目标了。

一把手强烈意愿下,当初AXG热热闹闹成立,今年又放话Arc独显产品销量一年内破400万,倒也并不意外。

但从实际结果看,AXG发展状况充满变数,从2021Q1成立以来,该部门亏损已超20亿美元。最新财报显示,Q3亏损扩大至3.78亿美元。

一代Alchemist产品发布日程一再推迟,10月才开卖,此前400万年销量恐怕实现难度不小。

有人估计,后续的Battlemage发布时间将推到2024年,该产品被视为英特尔独显产品的关键成败点。此外,全球消费级GPU需求下降,加密货币市场萎缩,即便新品顺利发布,承受压力也并不小。

相比下,人工智能发展浪潮下,数据中心及HPC硬件业务被视为英特尔的重要增长点,但在该领域面对深耕多年的英伟达和AMD,英特尔暂无绝对优势的产品。

结合目前态势,将大AXG部门拆开专注各市场拓展也并非没有道理。

至于变阵效果如何,得让子弹再飞一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