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被认为是新一轮科技发展的关键驱动力。但随着5G网络的大规模部署,反而成为影响飞行安全的干扰因素?

近日,NASA航空安全报告系统(ASRS)的一则报告指出,自今年1月份推行5G无线网络后,有关高度表故障和故障的投诉数量激增,共出现93起报告飞机高度表故障。

不少飞行员在部署5G后遇到了高度表波动异常、自动驾驶仪失灵、飞机减速板启动、错误警告等意外情况。

这种风险在此前RTCA的一次实证研究中已有预示,研究表明,C波段5G系统将对所有类型民用飞机的雷达高度表带来有害干扰,对美国航空运营产生广泛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在审查高度表异常报告表后却指出,干扰事件并不会对安全相关的系统产生任何影响。

目前,FAA与5G供应商已推出相应的缓解措施,包括发布适航指令、建立缓冲区等,缓解措施将延长至明年6月。

5G干扰飞机高度表,投诉量激增

飞机高度表是用于测量与指示飞机或其他飞行器距某一水平基准面垂直距离的仪表,对飞行过程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飞机起飞和着陆过程中,飞行员通过高度表来避免飞机坠入山脉,高度表同时还连接着自动驾驶仪、自动油门和仪表着陆系统等关键设备。

2022年1月,在美国东南部的田纳西州上空,出现了至少三架航班高度表产生错误,导致 无法保持指定高度 。

其中有一架喷气式飞机出现自动驾驶仪失灵情况,随后紧急出动了消防车等待着陆。

仅过了1个月,又有一架接近新奥尔良路易斯阿姆斯特朗国际机场的客机在1000英尺(304.8米)以下飞行时,出现不稳定的低空警告。

飞行员事后指出,如果当时是处于低能见度、结冰等环境下, 这种错误的警告指示会非常分散注意力 。

到3月份,洛杉矶国际机场的一架自动驾驶商用喷气式飞机,更是在距地面仅100英尺(30.48米)的高度时突然急速下降,幸运的是因为飞行员控制住飞机,将降落的机头及时抬起,才避免出现更严重的后果。

据NASA航空安全报告系统(ASRS)数据显示,IEEESpectrum分析指出,自今年年初推行使用5G无线网络后,有关高度表故障和故障的投诉量激增,都被飞行员与飞机无线电(雷达)高度表的问题联系起来。

从2022年1月至5月期间,共出现93起雷达高度表故障或故障的报告,仅1月份关于高度表故障的投诉接近前5年总和的两倍。

在出现的大多数故障事件中,都提到了5G造成的干扰问题,其中就包括上述田纳西州和洛杉矶的两起。

发生灾难性事件风险大

起初,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淡化了新蜂窝塔和设备可能对商用喷气式雷达高度表造成的干扰,其中,商用喷气式雷达高度表在无线电频谱中运行达到了数百兆赫兹。

对此,FCC在2020年年初时表示, 我们为3.7千兆赫服务和220兆赫的频谱分离制定的功率和发射限制技术规则,为4.2-4.4吉赫频段的服务提供了重要保护。

而另一边,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对5G会带来的干扰风险也表示并不确定。

随后,FAA委托航空无线电技术委员会(RTCA)进行了一项实证研究,研究报告显示,C波段5G系统将对所有类型民用飞机的雷达高度表带来有害干扰,并且 这种风险很普遍,对美国航空运营将产生广泛影响,包括导致多人死亡等灾难性事件的可能 。

RTCA研究报告指出,带来风险的因素主要由两方面构成,分别是地面蜂窝塔的故意和虚假信号、以及飞机上无意操作的5G手机;其中,频谱选择性差的高度表接收器也会导致风险系数的增加。

尽管报告中已经预知了风险的发生,但频谱拍卖仍在继续,以Verizon和AT T为首的通讯公司在此次拍卖中所支付金额超过800亿美元。

期间,FAA也发布了适航指令,禁止高度表易受攻击或未经测试的飞机在有5G服务的机场进行低能见度着陆,同时在50个机场周围建立 缓冲区 ,将起飞和着陆跑道一英里(约3米)内将5G的C波段信号水平降低至少10倍,缓解措施持续六个月。

飞行员呼吁关闭、延迟5G服务

2022年1月19日,伴随着5G服务的正式启动,大量投诉也开始涌入美国宇航局。

在启动5G服务后首次飞往旧金山的航班上,一名飞行员在着陆前竟意外启动了飞机减速板,这在此前从未发生过。

事后该飞行员表示, 虽然我在5G环境中运行,但我无意成为第一个实现5G落地的人。

另一名飞行员在报告中提到, 我倾向于认为该实施将不会发生,并对实际发生的干扰事件感到惊讶。

此外,有飞行员对5G网络影响高度表故障也产生更大的怀疑,认为可能会导致飞机的自动油门脱离。

在ASRS收集的关于在50个缓冲区机场附近可能受5G干扰的报告中,报告数量已超过40份;其中,有关凤凰城天港国际机场的报告共6份,投诉量最多。

一名佛罗里达州飞行员表示,字节集的高度表在起飞前出现了-90到400英尺(大约-27至122米)间波动, 在5G开始之前,我驾驶着配备雷达高度表的飞机已经很多年了,但从未见过这样的故障 。

华盛顿大学电气与计算机工程系的副教授Chris Rudell则认为,在所发生的不寻常事件中,飞行员将其归咎于5G, 但也许不能归咎于5G 。

此前FAA还推出了高度表异常报告表,由飞行员和其他航空人员填写,自1月以来已收到约550份报告,审查量超过一半以上。

审查结果显示,大约80起事件无法排除5G干扰,但这些干扰事件并不会对安全相关的系统产生任何影响,直接影响到飞机控制输入,例如自动油门或减速板等。

同时,FAA与5G供应商的缓解措施也 正在发挥作用 ,缓解措施将延长至明年6月。

尽管对ASRS的高度表投诉似乎有所减少,但许多飞行员仍希望能对5G技术进行更严格的控制,其中有人提出,应该 在仔细审查之前关闭5G 、 关闭机场附近的5G蜂窝服务 ,也有飞行员建议称 要延迟实施5G服务,直到雷达高度表和运输类飞机等所有问题都得到解决。

AOPA(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也表示: 呼吁公共和私营部门之间继续讨论,以进一步减轻5G技术对雷达高度表构成的已证实的安全风险。进一步的合作和协调将带来适用于所有人的解决方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