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举行的 5G-A产业发展峰会 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表示,关于5G-A的研究,除了承担为6G做前期探索之外,还需要做一些 补课 的工作。

对此,邬贺铨现场提出3点看法:

第一,目前5G的能力没有真正展现出来。5G下行的平均速率是4G的8.5倍,邬贺铨举例说: 假如一个应用,用4G下载需要1秒,用5G只要0.1秒,这在车联网中是很明显的。

对时速60公里的汽车来说,晚刹车1秒钟多走16米,而晚刹车0.1秒只是多走1.6米,这就足以避免一场交通事故。但对普通消费者现有的应用而言,1秒跟0.1秒在体验上没有什么感觉差别。

邬贺铨指出,现在的5G手机在普通消费者看来,能力与4G手机相比没有什么不同。在3G时代,智能手机相比2G时代的功能手机有质的飞跃;在4G时代,手机的带宽和摄像头的配置适应了短视频的需求;而5G手机几乎没有创新,4k和8k超清视频能力在手机上无从体验。

5G-A对应的手机芯片不仅仅是数据速率的升级,还需要4k、8k视频编解码能力。手机能力的开发还可以而且应当再结合人工智能,实现语音唤醒、语音识别、文本识别、脸部识别、计算指引等。

当用户具有生成4k短视频能力的时候,面向消费的5G新应用才可能 活 起来,不提升现有手机能力就追求元宇宙既不成熟也不是刚需。 邬贺铨说。

第二,5G工业模组开发的思路需要改变。首先5G工业模组不是 车间版的5G手机 ,和手机相比,在通信多频多模方面需要简化,但发射功率接口要求更高、更多,而且需要有复用和智能路由等功能;其次需要将工业模组升级为工业网关,嵌入PLC等功能。

实现对PLC等原有公共设备的替代,还要融合物联网、边缘计算、区块链以及AI功能,这样才能打开原有PLC与生产装备、仪器仪表的封闭接口,解决PLC标准碎片化、协议不开放的问题;与此对应,还希望开发集成部分核心网功能的工业5G基站,便于在企业里安装;同时建议考虑为5G工业应用划出专用频率。通过上述多方面努力,推动工业互联网真正落地。

第三,关于云网和算网异构资源协同技术路线的选择。在算力时代,云网协同和算网协同被提到议事议程,无线云网算业一体成为十大研究方向之一。邬贺铨指出, 尽管我们期待云网算业深度融合,网络与算力一体管理,但网络一般不涉及算力中的数据与算法,需要明确云网算业一体 一体到什么程度 。

另外,这种一体化的管理将要付出时延和牺牲安全的代价,需要考虑是否值得做深度融合。在云网算业协同的技术路线上,是依靠控制面还是依靠数据面?云或者算与网的资源,在技术上与管理上都是异构的,用操作系统来管理,很难跨不同行政管理权限来互通。

如果算网融合的目的是通过网络来调度算力资源,那只需要在IaaS层互连多云,也就是IDC的互连。IaaS层IPv6仍然可以发挥作用,通过开发IPv6地址所承载的数据面,网络层的功能就可以实现,从而无需算网操作系统。

基于数据面网络层地址字段实现异构资源互连,相比基于应用层DPI的解释或者控制面的信令要简单和直接,可以做到低时延。 当然网络也不是说一定不要控制面,SDN软件定义网需要用到控制面的功能,但主要是路由和切片的计算。 邬贺铨说。

关于5G-A核心网演进的研究,邬贺铨建议重视IPv6功能的开发,能在数据面解决的问题无需交到操作系统,特别是对实时性要求很高的业务,在数据面处理而非控制面处理,有利于UPF下沉应用功能的进一步开发和拓展应用领域,也有利于边缘计算的广泛部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