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共有两条鳄雀鳝,整个过程比较艰难。”8月27日上午,参与鳄雀鳝围捕工作的河南平顶山市新华区蓝天救援队队长曹阿杰告诉记者,由当地消防人员、民间救援集结的近50人的围捕力量合力围捕,目前当地已对鳄雀鳝进行无害化处理,并安排人员对该湖区进行了专业消毒。

不止河南汝州 青岛、长沙、银川都发现了

据封面新闻,继河南汝州“抽干湖水抓鳄雀鳝”引发热议后,宁夏银川再现鳄雀鳝的踪迹。8月26日,银川王先生分享一段视频称从金凤区塔渠街往中海国际桥上发现这条鱼,目测体长六七十厘米。银川市委办公室“问政银川”表示已关注,并请银川农村农业局进行办理。

据红网时刻新闻8月26日报道,当日下午,长沙市动植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接到电话称,有市民在岳麓区钓起一条“怪鱼”,长长的嘴巴与鳄鱼有几分相似。经专家鉴定,这条首次在湖南现身的“怪鱼”就是“鳄雀鳝”。“鳄雀鳝为什么会来到长沙,目前尚不明确,目前正在对相关水域进行排查。”专家表示,如果大家发现有疑似鳄雀鳝的鱼类一定不能大意,请及时与当地农业农村部门取得联系,进行妥善处理。

据新黄河客户端8月27日报道,近日,有群众反映,青岛西海岸新区一小区内人工湖中出现了数条“怪鱼”,有一米多长,长嘴尖牙,以湖中的其他鱼类为食,疑似外来物种鳄雀鳝。当地政府得知消息后迅速组织小区物业,进行抽水捕捞。8月27日,两条鳄雀鳝被捕捞上岸。据了解,湖内仍有未被捕获的鳄雀鳝,捕捞仍在进行中。

网上仍有电商售卖鳄雀鳝

据8月27日报道,中新财经查阅电商平台发现,部分平台已无法搜索到鳄雀鳝,但在一些电商平台上,仍有商家在出售鳄雀鳝,从商家报价看,一条鳄雀鳝只需几十元便可买到,贵的也不过几百元。

观察

鳄雀鳝治理有多难?

线上线下易购买 进入水体难捕获

对于鳄雀鳝来说,治理难可以总结为两方面的原因。

首先,鳄雀鳝能够在线上线下的市场上轻易购买。

此前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走访北京市朝阳区一家花鸟鱼市场发现,有6家左右的商铺售卖鳄雀鳝,多位卖家告诉记者鳄雀鳝很好养活。

在网上也有鳄雀鳝售卖,有店铺的鳄雀鳝月销量在1000条以上,标价10.8元到400元不等。

“贸易没有监管,可以随意购买。买家比较分散,分布的范围广。”国家大宗淡水鱼产业技术体系外来物种入侵防控岗位专家顾党恩说,一旦买的鳄雀鳝被丢弃或放生到自然水体,危害也就随之而来。

其次,鳄雀鳝进入水体后,不容易发现,捕捞有难度。

“如果鳄雀鳝出现在河流、湖泊或者水库里,要想清除基本是不可能的。因为水体太大,不可能为了一条鳄雀鳝,动不动就把水抽干,成本太高了。”顾党恩表示。

“近期,农业农村部牵头,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等各部委要推出一个新的全国重点管理入侵物种名录,我们建议将鳄雀鳝列入其中。”顾党恩向记者透露。

据悉,即将被列入新的《国家重点管理外来入侵物种名录》的水生外来入侵物种,还有巴西龟、大鳄龟、“清道夫鱼”(学名豹纹翼甲鲇)、齐氏罗非鱼等。

外来入侵物种治理破局

从源头控制 从基层做起

就鳄雀鳝而言,治理“要从源头上控制死了”。顾党恩强调。

据北京海关工作人员介绍,按照我国法律法规规定,进境水生动物依据其进境后的用途,如食用、种用或观赏,应当在海关总署公布的准入名单内,并且在贸易合同或者协议签订前办妥《进境动植物检疫许可证》方可进口。

记者查询发现,海关总署官网上的已准入水生动物国家或地区及品种名单,有印度尼西亚的雀鳝科。记者咨询天津海关得知,这意味着来自印度尼西亚的雀鳝是可以引入国内的。在这份准入名单中,记者没有发现来自其他国家或地区的雀鳝科水生动物。

“现在海关已经开始重视这一问题。”顾党恩告诉记者,“前段时间海关部门相关负责人找到我们,让我们提供一些鳄雀鳝等外来入侵水生生物的图片,之后也要加强管理,说明对于防范外来物种入侵,各个部门都在行动。”

今年8月1日起施行的《外来入侵物种管理办法》规定,海关应当加强外来入侵物种口岸防控,对非法引进、携带、寄递、走私外来物种等违法行为进行打击。对发现的外来入侵物种以及经评估具有入侵风险的外来物种,依法进行处置。

“《外来入侵物种管理办法》是我国第一部针对外来物种防控的管理办法,从源头预防、监测预警、治理修复等方面作出规定,构建全链条防控体系,特别是明确了海关在口岸防控和监测的职能,有助于进一步提升海关在口岸的执法把关效能。”北京海关动植物检疫处处长张红梅介绍说。

《进一步加强外来物种入侵防控工作方案》也规定要加强外来物种引入管理。其中明确:“依法严格外来物种引入审批,强化引入后使用管控,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引进、释放或者丢弃外来物种。”

另外一方面,外来入侵物种的防控还要从基层做起,顾党恩表示。

鳄雀鳝往往是被养殖者丢弃或者放生到野外,从而造成危害。对此,《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三章38条明确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将野生动物放生至野外环境,应当选择适合放生地野外生存的当地物种,不得干扰当地居民的正常生活、生产,避免对生态系统造成危害。随意放生野生动物,造成他人人身、财产损害或者危害生态系统的,依法承担法律责任。

李理表示,这个规定非常严格,因此近一两年乱放生的行为得到了一定遏制。

除了不随意购买和放生之外,如果市民见到有人放生鳄雀鳝,可以向渔政部门举报。

延伸

不止鳄雀鳝,这些外来入侵物种也必须治理

在北京五大水系之一的拒马河,北京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站长李理进行巡护和监测时发现,该区域已经有鳄龟出现。“夏天的时候,看到几只鳄龟在滩涂上晒太阳,有时候还能听到牛蛙的叫声。”

“巴西龟和鳄龟成活率高,生长周期也比本土龟类短,长得特别快,会争夺本土物种的食物、挤压本土物种的生存空间。”李理表示,其中一部分巴西龟和鳄龟有可能可以活过北京的冬天,这是一个很不好的发展方向。

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系统与进化植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李振宇告诉记者,这些水生入侵物种对生态的危害都很典型,“要是不小心把手放到鳄龟面前,它可能直接把你的手指咬掉。”

像鳄雀鳝一样,要治理这些水生外来入侵物种并不容易。“我们巡护时发现鳄龟或者巴西龟,一般抓不到,因为它们非常灵敏,选择栖息的地方也利于逃跑,比如头朝着水面。你稍微一靠近,它瞬间就滑入水中了。”李理说。

至于水生的外来入侵植物,其危害也不可小觑。“严重的时候,水生植物会堵塞航道,比如互花米草可能会把渔船的螺旋桨缠住。浮水植物比如水葫芦很好发现,但沉水植物活在水下,你根本看不见。”李振宇介绍。

据2020年6月2日生态环境部发布的《2019中国生态环境状况公报》,全国已发现660多种外来入侵物种。

外来入侵物种的危害值得重视。公开资料显示,我国是遭受外来物种入侵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仅以林业有害生物入侵为例,“十一五”期间年均发生面积1.7亿亩,造成直接经济损失和生态服务价值损失达1100亿元人民币,其中危害最为严重的松材线虫、美国白蛾等造成的林业年均损失高达110亿元人民币。 【编辑:宋宇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