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2月3日电 题:中国最大陆路口岸站:我在“一带一路”堆积木

作者 史轶夫 果乃轮

2月3日农历大年初三,7时50分,杨志远像往常一样来到集装箱场,换上工作服、带上扳手、消毒喷壶,开始对驾驶室内操纵台、座椅进行消毒擦拭,随后准备对一列回程中欧班列进行吊装作业。

这将是工作10年的杨志远吊装的第10万个集装箱。

“自2015年首次经由中国最大的陆路口岸满洲里口岸开行返程中欧班列以来,实现持续快速增长态势。”满洲里站副站长刘洪亮踌躇满志,与开行初期相比,经满洲里站返程中欧班列开行数量提升50倍,返程班列重箱率达100%。

满洲里站集装箱货场作业场区。 果乃轮 摄

42岁的杨志远是满洲里铁路口岸货运车间集装箱场的龙门吊车司机,他是中欧班列开行来的第一批吊车司机,主要负责入境中欧班列的换装工作,简单说就是操作龙门吊车,将俄罗斯平板车上的集装箱吊装到中国平板车上。

“由于集装箱的外观像孩子玩的积木,我们在交付查验的时候需要将集装箱摆放三层,所以也被大家称为堆积木”。杨志远说。

驾驶室距离地面近20米高,面积不足3平方米,寒冬里,不仅要克服寒冷的作业环境,还要将锁具稳稳落在集装箱上四角的锁点,作为司机,需要提前判断好方位和角度,手脚并用,及时调整方向。杨志远换装一个集装箱平均仅需要一分钟。

杨志远正在进行返程班列换装作业。 果乃轮 摄

“吊车司机不像火车司机那样载着班列行走万里,他们每天就是在这短短的一公里反复进行吊装工作。”谈起工作性质,货运车间主任杨俊金向记者形象地介绍。

由于集装箱场位于满洲里市空旷区域,周围无建筑物体遮挡,冬季气温比市区内还要低5度左右。有时在作业途中偶发设备故障,杨志远需要脱掉棉手套到室外处理。“手冻得像针刺一样痛,口罩、眉毛挂的全是冰霜。”在膝盖、脚下贴上再多的热帖也不管用。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杨志远一个月没回过家。“说不想家那不太可能,晚上睡觉时我就想,在这特殊时期,能将小我融入到国家大我中,在特殊岗位上服务,也是在为国际运输和疫情防控做贡献。”

杨志远正在进行返程班列换装作业。 果乃轮 摄

数据显示,1月份,满洲里铁路口岸进出境中欧班列开行394列3.76万标箱,同比去年同期增幅分别达19.8%和20.7%。其中,出境中欧班列176列1.74万标箱,入境中欧班列218列2.02万标箱。

春运期间,杨志远比平时更忙起来。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尽量少喝水,快吃饭,争取多压缩出点时间,用在吊装作业上,因为早装完一趟车,就意味着回程班列可以快一些发往全国各地所需企业。(完)

【编辑:田博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