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1月30日电 题:铁路“故障神探”的春运十年

作者 吴石 周杨 郭军

把回家的人都平安送回,是铁路人最大的执念。而过年回家,是铁路人共同的奢念。易秋静是广铁集团广州车辆段一名普通检车员,30岁出头,和大多数检车员一样,性子有些沉默。记者近日采访了解到,入路10年,易秋静已在岗位上度过了10个春节。

易秋静家在湖北荆州,回家一趟不容易,“反正自己也回不去,恰好排到自己轮休,就跟家里近的兄弟们换班,让他们回家。”这一换就是8年,到了2020年春运,班组考虑他许久没有回家过年,主动帮他调换了班次,凑了几天时间,让他回家陪陪陪父母、陪陪妻子和孩子。

但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打乱了易秋静的回家计划“本来已经答应了孩子,要给他带新年礼物,然后我就成孩子口中的骗子了。”易秋静无奈地笑了笑,作为铁路职工,他觉得自己感染是小事,万一传染了同事,导致列车检修能力出现缺口,就麻烦了。

易秋静所在的班组,是广州车辆段最累的班组,每天猫着腰在车底,按照检车的步法来回走上十余公里,打起精神仔细检查列车,体力精力消耗都很高。

这也是最脏的班组,车下有的不仅是尘土、油污,更别提早些年列车直排式厕所还有不少,易秋静说:“列车制动的高温蒸腾出排泄物的热气,混着金属粉尘的独特味道,闻过一次就很难忘记。”

它更是安全责任最重的班组,客车检车员主要负责列车车体下部的全面检查,列车转向架、车钩缓冲装置、制动系统以及轮对、悬挂,样样都直接关系到列车的行车安全,来不得丝毫马虎,对每位检车员的要求都很高。

最累、最脏、安全责任最重,工作的性质塑造了易秋静话少活多业务强的特征。他被称为“故障神探”,自车辆段开始发现故障奖励评比以来,连续两年排名全段第一,让很多年轻职工佩服不已。当问起有什么诀窍时,易秋静笑了笑“真的没有什么诀窍,就是认真一点,细心一点,对部件熟悉一点,责任心重一点,对自己要求高一点,按照标准作业就行。”

易秋静的一点点诀窍,被班组称为“亿点点”。其实易秋静在刚工作的时候也有一点点马虎。

“我就是知道怕了,怕出事,不敢出事!”易秋静说起了数年前的安全警示教育。“回去后就做了噩梦,梦见自己漏了故障,列车脱轨。”

夜里惊醒的易秋静,开始了他“亿点点”的道路。如果说回家,是中国人共同的执念。那么让回家的人平安归乡,是易秋静的执念。“入路就接受了安全教育,但以前没有那么直接地意识到一个不小心的疏忽,可能导致多么严重的后果。”易秋静做的每“一点”都源自于对安全的敬畏。

今年,易秋静在广州落户,又申请到了公租房,把妻子、孩子家接过来,本打算一家人广州过年。但考虑到节日期间繁重的生产任务,没有多少时间陪伴孩子,又把孩子送回老家。易秋静今年又坐实了“骗子”的名头。

把孩子送回老家过年,也因为易秋静已经忘了“年”该怎么过。为了弥补孩子,在春运前,易秋静带着他们去了心心念念的动物园。却被孩子们“老虎狮子谁厉害”之类无穷的问题,弄得哭笑不得。

孩子们天马行空的问题和易秋静一板一眼的性格形成了强烈对比,易秋静有些担心无法回应孩子们对第一次和爸爸过年的期待。“在铁路干了那么久,早就习惯了不过节。过年会想家、想孩子,但怎么过年,真不知道。”节日在易秋静眼里,只是上个班而已。他说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就得对得起这份责任。

旅客们习惯了的春运回家路,是因为许多易秋静这样的铁路人习惯了的常年春运守护。(完) 【编辑:叶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