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7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外汇管理局联合印发《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资管新规”),从投资范围、杠杆约束、信息披露等多个方面做出要求,旨在防范金融风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最大限度消除监管套利空间和推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历经3年多过渡期,“资管新规”在2022年正式开始落地实施。经过了先破后立的过程,资管行业在新的一年重新出发,在新的监管要求下如何转型,实现高质量发展?经济日报记者就各方关注的问题进行了采访。

回归服务实体经济“初心”

“资管新规”的主要思路是统一监管标准、防控金融风险、有序规范创新。在3年多的过渡期中,要说影响最大的行业,不能不提信托业。

在3年多的过渡期中,信托业经历了“浴火重生”的过程。在相关监管部门的指导下,信托业“两压一降”见成效。据监管机构发布的最新数据,当前投向金融机构的信托规模较2017年末的高点(4.11万亿元)已压缩过半,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投向金融机构的资金信托余额为1.90万亿元。资金空转现象明显减少,也减少了资金链条过长隐匿的风险。

2022年是“资管新规”正式实施的第一年,信托公司在推进业务和服务转型过程中,应加深业务所在行业和产业的理解和研究;转变以债权融资为主的经营模式,从“重资产”向“重服务”转化;改变管理和服务方式,从“高风险暴露”向“低风险运营”转变。中航产融、中航信托董事长姚江涛表示,在信托行业房地产信托、通道类信托、融资类信托规模持续压降的背景下,信托业需要持续推进业务转型发展。

姚江涛认为,资管机构可以向“绿色资管”持续转型升级。“‘绿色资管’是践行国家‘双碳’战略的重要举措,也是资管机构服务绿色低碳经济发展的时代要求。面对国家能源结构转型的新旧动能转换关键时期,资管机构应整合金融资源,有效发挥资本作为生产要素的积极作用,大力发展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基金、绿色保险和绿色信托,聚焦绿色产业链供应链,创新推进绿色低碳金融产品和服务开发,提升‘绿色资管’供给侧的服务能力和水平。”姚江涛说。

“对于券商资管来说,我国券商起步相对较晚。在起步阶段,通道业务确实占了很大的比重。‘资管新规’发布后,通道类业务快速压降,券商资管规模显著下降。经过几年的调整,券商资管规模已经止跌回升。更重要的是,投研、产品、销售等核心能力都有了显著提升,券商资管逐步回归了主动管理的主赛道。随着‘资管新规’落地,券商资管开启了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华林证券执委会委员、资管部总裁张大威说。

平安信托相关负责人介绍,平安信托压缩融资类信托规模340.04亿元,积极响应绿色金融的供给侧改革要求,深耕ESG责任投资,聚焦中西部民生项目、健康、环保及现代制造等重点行业,累计投入实体经济规模近3500亿元,助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全年产业股权投资规模超100亿元,同比增长58%,其中,PE股权业务全年投成规模约64亿元,助推11家被投企业完成上市,助力险资20亿元入股中广核风电股权ESG项目,创下“国内新能源电力领域最大股权融资项目”纪录。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未来资管业务将更加突出对实体经济的服务。资管业务和资管机构将更主动融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大局,提升对实体经济的服务能力。

促进理财行业转型发展

“资管新规”的核心内容包括净值化管理、打破刚性兑付、消除多层嵌套和通道、规范资金池、限制杠杆水平、提高资本和风险准备金要求、第三方独立托管、提高投资者门槛等。“资管新规”的出台,促进了我国理财行业转型发展。

回顾“资管新规”出台后行业转型发展的历程,建信理财董事长刘兴华表示,3年多来理财业务经历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一是巨大规模的净值化改造。彻底告别资金池与刚性兑付,期限错配、高杠杆与多层嵌套。二是理财业务已经成为商业银行零售业务的核心板块。超过8100万持有理财产品的客户,形成了商业银行零售业务的核心客群。三是理财行业经受住了过渡期多重整改考验。保持总量平稳增长,对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发挥着增量支撑作用。四是理财公司作为新型金融机构,确立了市场地位。理财公司在理财总量中的占比超过80%,在整个资管市场中,成为公募基金、信托后第三大子类。

“转型的成果比预想的要好。在快速转型的过程当中,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总体是非常健康和平稳的。”交银理财有限责任公司总裁金旗说,经过转型,理财市场中净值化产品去年已经达到了85%以上,为未来整体的中国财富管理市场健康发展提供了很好的支持。

董希淼表示,“资管新规”让银行理财的产品结构发生改变,净值型理财产品占比持续提升。在资产结构上,投资资产标准化程度持续提升。在期限结构上,长期限产品发行力度稳步提高。未来,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固收+”理财产品将成为市场主流,权益类产品的占比也将稳步上升。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表示,“资管新规”的落地对理财市场会形成较深远的影响,对于基金市场而言,则是机遇与挑战共存。“从机遇来看,保本基金已久未发行,所以在竞争上可能比不过银行理财、信托等产品。而在‘资管新规’落地打破刚性兑付后,基金和其他机构可以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可能迎来新的发展机遇。挑战方面,‘资管新规’实施后要采用市值法来管理,基金方面则要做出更好的成绩才能吸引投资者。”

中金公司资产管理部表示,要加强数字化等能力建设,赋能业务。数字化已经成为领先资管机构的重要战略支柱,券商资管需积极拥抱数字化,在营销、投研、风控合规、运营提升等领域落实数字化举措。近年来中金公司积极落实并推进数字化转型战略落地,将科技作为资管业务核心竞争力之一,发挥金融科技在投资研究、客户服务以及管理运营等方面的积极作用,提高投研前瞻性,打造行业领先的客户体验,赋能员工价值创造。

财富管理迎来新机遇

将财富管理作为信托转型的主战场,构建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成为不少信托公司遵循监管导向和市场规律的选择。围绕财富管理的新图景,上海国际信托总经理陈兵说:“除了传统的财产保值增值目标以外,客户对风险隔离、财富规划、传承、分配、养老、教育、慈善捐赠等方面的需求也在快速增长。现有的财富管理产品已无法适应客户的结构和服务需求的双重变化,急需推动金融供给的创新。”

姚江涛表示,中航信托将积极加强证券市场的投研能力建设,提升主动投资管理能力和配置能力,开发设计出更多符合客户资产配置需求的证券投资信托产品,为国民财富管理提供丰富多元且专业化的资产配置服务。

申万宏源证券董事长储晓明表示,资本市场是财富管理的重要平台。一方面,资本市场是金融资产标准化的主阵地,可以满足财富管理净值化发展的需求;另一方面,注册制改革推动资本市场大扩容,资本市场承接居民财富管理资产配置需求的能力已大大提升。财富管理行业发展离不开强大的资本市场,而发展中国特色资本市场需要以人民为中心,体系化施策,不断提升财富管理功能,为实现共同富裕而服务。

“我们认为,‘固收+’产品具有广阔的市场需求,是‘资管新规’落地后有望取得爆发性成长的一个领域,也是业内综合实力较强的头部机构发力的方向。”鹏扬基金固收投资总监王华认为,当前,我国经济处于追求高质量发展阶段,居民对财富管理的需求从刚性兑付预期下的单一保值增值,逐步向净值化、专业化、多元化方向转变。 【编辑:蒋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