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大宗商品市场的两大关键词是新冠肺炎疫情和转型,两大要素均在供需两端塑造牛市基础。从疫情角度看,疫情在供给端造成能源和矿产从业人员短缺,同时造成全球供应链受阻和运输成本大幅上升;从转型角度看,全球经济加速向绿色转型,带动传统能源产业部门和基础金属市场格局变化。展望2022年,疫情和能源转型两大因素预计仍将主导大宗商品市场,市场走势还将受到全球主要央行货币政策转向的深度扰动。

2021年,大宗商品市场为投资者带来出色回报。展望2022年,多数机构预计,大宗商品市场能够继续为投资者提供较好收益,成为债券、股票投资之外多元化资产配置的重要选项。

2021年大宗商品市场的两大关键词是新冠肺炎疫情和转型,两大要素均在供需两端塑造了牛市基础。

从疫情角度看,疫情在供给端造成能源和矿产从业人员短缺,对项目建设和设施运维带来较大影响,同时造成全球供应链受阻和运输成本大幅上升;疫情形势的阶段性好转也带动能源需求逐步恢复。一方面是弱弹性的能源供给恢复较慢,另一方面是逐步恢复的需求,两者叠加推动了能源价格上涨。

从转型角度看,全球经济加速向绿色转型,带动传统能源产业和基础金属市场格局发生变化。伴随全球能源结构加速从化石能源转向可再生能源,主要能源企业多数转向“现金为王”,壳牌、英国石油、雪佛龙和埃克森美孚等公司纷纷宣布削减常规化石能源资本支出。与此同时,电动汽车和可再生能源装备快速发展,推升了铝、镍、锂等金属的市场需求。以镍矿为例,市场统计显示,2021年电池行业消费的镍矿数量增长了75%。电池行业对镍矿需求增长的贡献率已从疫情前的4%增长至2021年的8%,并将在2022年进一步增长至10%。

此外,全球流动性的极度充裕推升了大宗商品市场的投机炒作。在去年欧洲能源紧缺的三季度和四季度,无论是天然气期货交易还是原油期货交易,交易活跃度较年初几乎翻了一番。

展望2022年,疫情和能源转型两大因素预计仍将主导大宗商品市场,此外还将受到全球主要央行货币政策转向的深度扰动。

从能源部门来看,在全球绿色转型的过渡期内,传统常规能源的长期供给正在逐步下降,但多数国家新能源建设仍处于过程之中,且新能源存在稳定性不足等问题,全球能源市场脆弱性和紧平衡将是常态。

据此,多数分析机构认为能源价格还将处于高位。全球能源市场需求虽然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但未来大概率将逐步恢复至疫情前水平。部分机构基于2022年经济增长预期,认为2022年原油市场需求会较2021年每天上升350万桶,恢复至2019年的水平。与此同时,疫情对于能源市场的影响在近期有所削弱。2021年12月至今,在奥密克戎变异毒株肆虐全球的同时,国际原油价格再度启动涨势。一方面是因为欧洲能源危机刺激了原油替代高价天然气的需求,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毒性似乎有所下降和市场恐慌担忧情绪降温。

与需求快速复苏形成对比的是供给的缓慢恢复。从供给层面上看,今年初全球原油库存低于5年平均水平。如果未来不出现伊朗原油大规模流入市场或者疫情进一步打压全球需求的特殊情况,今年原油库存还将处于较低水平。与此同时,“欧佩克+”计划在2022年9月前维持每月新增40万桶/天的产能规划,恢复2020年削减的1000万桶/天产能仍需时间;美国当前原油供给较疫情前仍有约170万桶/天的产能差额,过去几年中的投资缺乏意味着产能可能无法在短期内恢复至疫情前水平。因此,多数机构认为2022年全球原油供给仍将维持供不应求的状态,为油价提供支撑。

从基础金属市场来看,新兴市场需求的稳步上升、全球绿色转型、结构性资本投资不足等在2021年支撑金属市场的主要因素,在2022年发生一定变化。多数基础金属面临供给中断和不足、库存偏低等问题,大概率价格将继续高企。然而,考虑到部分基础金属价格在2021年已触及高位,2022年将呈现分化态势。

受出口国供给增速放缓、全球需求快速上升以及低库存影响,各大机构普遍预计铝矿价格将继续走高。从供给层面看,中国推进绿色发展的能耗“双控”政策和欧洲的能源短缺是2022年全球铝供给受限的首要原因。从需求层面看,全球主要经济体推进可再生能源建设、全球电动汽车产量增长等因素都将刺激铝矿需求增长。市场预计,2022年铝矿的供需差将较2021年进一步扩大并在2023年和2024年逐步回落。

铜矿供给在2021年实现3.3%的增长后,预计在未来两年将维持这一水平,但是面临运力运费等制约和中长期产能投资不足影响。需求层面,铜矿需求的主要动力已经开始转向绿色产业。2021年,在基数效应影响下,全球铜矿需求增长6.5%。2022年,部分国家房地产等行业需求下滑和电动车、可再生能源需求上升将交织影响铜矿需求。受供需层面影响,虽然铜矿价格仍将持续高于历史长期水平,但可能较2021年出现轻微下滑。

镍矿自2021年一季度末滑至低位后逐步复苏,去年四季度价格突破了20000美元/吨。2022年,得益于印度尼西亚供给逐步恢复,全球镍矿供给将进一步增加。需求层面,电池和不锈钢产能的快速扩张助推镍矿需求增长超出预期。2022年,在镍矿供给出现实质性改善之前,电池用镍的需求仍将成为支撑市场的主要动力。受上述因素综合影响,机构对镍矿市场表现出谨慎乐观态势。

在一片看好声中,黄金显得颇为黯淡。2021年,高通胀压力、美联储的“耐心”表态造成黄金在5月份突破了1900美元/盎司。此后一段时期内,黄金价格都在其“对冲通胀属性”和“美联储打击通胀能力”两大因素博弈下震荡,但市场似乎更相信美联储此前“通胀是暂时”的表述。在美联储强化加息预期之后,黄金价格出现了大规模回落。从全年数据看,黄金出现了3年来的首次价格下滑。投资者更倾向于从其他资产中追求更高收益,黄金ETF出现了2015年以来的首次净赎出。市场普遍预期,如果美联储等主要央行货币政策在2022年转向鹰派,通胀可能逐步下滑。在美国货币政策转向和全球流动性逐步收紧的情况下,美国国债名义收益率和实际收益率可能进一步上升,将对黄金价格产生更进一步冲击。 【编辑:蒋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