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国家统计局原总经济师姚景源在此间表示,需求收缩是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的主要来源之一。2022年要扩大内需,除释放消费潜力外,还有一个重要领域就是投资。

2021年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4.9%,其中,基础设施投资仅增长0.4%。姚景源认为,基建包括高铁、高速公路、大江大河治理、农田水利设施、城市交通建设等各个领域,是过去增长的重要来源。以往中国基础设施投资增速能达到20%以上,但去年如果考虑物价因素,基建投资为负增长。

他认为,今年中国将加大基建投资力度,一些重大项目,提前布局,这就能推动需求从收缩转向扩张,对冲经济下行压力。

这一迹象已经显现。去年下半年以来,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节奏加快,中央预算内投资加快下达进度,“十四五”规划确定的102项重点项目陆续启动,“两新一重”项目有序建设。

其二,新的减税降费或开启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原副院长白景明在论坛上表示,今年财政支出仍将保持一定强度。财政赤字、地方专项债等还会保持一定规模,政策不会搞急转弯。此外,今年还会实施新的减税降费政策,减轻市场主体负担,激发市场主体活力。

其三,货币政策自主空间较大

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认为,今年中国货币政策会坚持“稳字当头、以我为主”。除了一些机构性工具,比如:直达实体经济、支持中小微贷款、区域发展、绿色发展等会继续使用外,同时今年如有需要,也可以使用总量工具,如:降准降息。中国和其他主要央行比起来是少数货币政策处于正常状态的经济体,所以正常的货币政策是中国的“资产”而非“负债”。

他认为,2022年中美货币政策进一步分化不会掣肘中国“以我为主”的货币政策操作。这一次应对疫情暴发,中国货币政策是“先进先出”,民间货币错配有比较大的改善。“8·11”汇改以后人民币汇率提高,弹性增加,所以市场主体对人民币汇率涨跌适应性、承受力都大大增强,这也为自主货币政策提供了空间。

其四,RCEP或成中国贸易稳增长重要支撑

2021年中国外贸表现强劲,进出口总额首次突破6万亿美元关口。商务部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张建平在此间表示,展望2022年,中国外贸挑战和机遇并存。

挑战方面,张建平称,当前全球疫情尚未结束。加之,大宗商品原材料价格、国际海运费高企,叠加2021年外贸基数较高的因素,让2022年外贸运行面临不小压力。

不过,他表示,今年年初《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已正式生效,这个全球超大规模的一体化市场,势必会带来庞大的贸易创造效应、投资增加效应和就业增长效应,会对中国的贸易稳增长发挥非常重要的支撑作用。

其五,房地产市场仍有潜力

2021年下半年,中国房地产市场快速降温,投资、销售等多项指标累计增速不断收窄。房地产是否仍有增长空间?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认为,房地产未来结构优化和质量提升的潜力很大。从总量上看,房地产规模或仍有增长。一些人口流入城市的住房需求仍会继续增加。此外,质量上也会提升,中国人均住房面积已达40平方米,但是配套、环境、服务还有很大差距,需要提升。

另外,一些热点地区,青年人和新市民的租赁住房需求等会逐渐得到满足和优化。总体上来看,由于结构优化和质量提升,所以房地产未来仍有潜力。(完)

【编辑:苑菁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