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行稳致远

一块煤的“保供”之旅

1月的山西长子县,平均气温早已降至零摄氏度以下。但在地下500多米的深处却是一番沸腾的景象。

上午11点,一块块电煤洗选完毕、蒸腾着水汽,从霍尔辛赫煤矿井3803采煤工作面(位于长子县地下530米处)采出,装运上霍尔辛赫专用线。约一天之后,这些电煤将运达200多公里外的河南省,用于保障当地两家重点保供对象的发电供热煤炭储备。在过去近3个月里,作为山西焦煤集团旗下山煤国际的重要矿井,已有数十万吨保供煤从霍尔辛赫煤矿运出。

2021年3月煤价上涨通道开启,9月突破千元/吨大关,10月每吨超过2000元。煤炭价格高企,一度导致部分省份拉闸限电,影响了当地的生产生活。

按照国家保供要求,煤炭大省山西承担着全国14个省份的5300万吨煤炭保供任务,为此,全省104座煤矿开展产能核增,连同陕西、内蒙古等主产地煤炭产能快速释放,之后,煤炭期现货价格大幅回落。

我国是世界上第一大煤炭生产国及消费国。能源保有储量中,煤炭约占89%,石油约占4%,天然气约占7%。“富煤、贫油、少气”的资源禀赋决定能源结构以煤炭为主,煤炭作为主体能源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不会改变,在国家能源供应中发挥着重要的基础和兜底保障作用。

日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立足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抓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增加新能源消纳能力,推动煤炭和新能源优化组合。

对此,山西省发改委有关人员表示,将“锚定‘双碳’目标不动摇,为加快产业转型升级蓄势聚能”。一块块电煤正从山西启程,在寒冬中为千家万户送去温暖与光明。

保供优先

乘坐轰鸣的罐笼虽然几分钟就能到达井底,但还需再从井下乘坐无轨胶轮车,坐车半小时后下车,接着在巷道中步行几百米后,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终于来到霍尔辛赫煤矿地下500米的综采工作面。从刚下矿感受到的瑟瑟寒意,到综采面的气喘吁吁,整个过程要30多分钟,这已算是快的。事实上,矿工师傅除了下井当班的8小时外,加上班前会、上下井过程,以及升井后换衣服、洗澡的时间,基本要超过10个小时。

随着一声令下,综合采煤机的滚筒开始启动旋转,并很快陷到煤层之中,发出巨大声响。一些体积较大的煤块被切割轮抛起,更多的煤碎成了小块,落进刮板输送机上,转载到皮带运输机上,开始向地面的方向流淌。

1月16日下午3点,34岁的霍尔辛赫煤矿综采一队队长兼生产技术员陈帅,带着120多名矿工兄弟下井展开中班作业。一个班下来,他要在井下往返巡线十几趟,来回走七八公里。这里采上来的煤经过洗选后,加上相应的运输费用,将通过铁路等运输专线发往河南等地。

5300万吨硬任务,山西能源“双航母”之一的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山西焦煤”)承担了550万吨电煤保供任务:河南省500万吨、辽宁省50万吨。去年11月,电煤保供任务完成发运127.4万吨,当月兑现率78%。

其中,霍尔辛赫煤矿年产能400万吨,认领了46.275万吨的保供任务,主要保供对象为国家电投集团河南电力有限公司、大唐巩义发电有限公司、武乡西山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及地方供热公司等。

几个月来,陈帅所在的这家生产优质电力用煤的矿井昼夜不停。“我们调整了销售结构,所有煤炭优先发往保供客户。运输线路紧张时,优先保供线路。”山西焦煤山煤国际副总经理刘奇表示,像全国很多煤矿一样,完成保供任务是这里的首要任务。

“产煤不见煤”

井下热火朝天,井上则看不到多少人。这里几乎听不到机器的轰鸣声,也不见成堆的煤炭。霍尔辛赫煤矿董事长李建功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当前煤矿从生产到运输已经实现闭环管理,技术的提升让“产煤不见煤”成为常态。

矿井旁的办公楼里,井下综掘队正在进行下井的班前会。煤矿的调度指挥中心可实时集成地面、井下部分关键设备的信息,实行可视化监管。陈帅他们在井下,就可以和地面的工程师团队实时连线,解决疑难问题。通过AR眼镜诊断系统,井下的画面可以精确地传递到地面。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在煤炭大省山西,类似的智能化采掘工作面已建成154处,先进产能占比达68%。

煤矿的火车快速装车站是唯一能见到煤炭的地方,轻轻一按按钮,加有防冻液和防尘剂的精煤就被整齐地装到一列列火车里。

年关将近,陈帅说自己2008年就来到煤矿工作,那时才20岁出头。参加工作后,他已记不清自己有多少个除夕夜是在井下度过的。按照目前的排班情况来看,今年除夕他可能还是和兄弟们在井下共度。“每到这一天,矿上都会给大伙送来热气腾腾的饺子。”

电煤库存21天

记者离开霍尔辛赫煤矿一路向北,抵达200多公里外的太原市。这里也是晋煤外运的“主阵地”。电煤从西山煤电集团官地、杜儿坪、西铭3座煤矿产出,再经铁路专线抵达太原北站玉门沟站。在这里,根据电煤的去向,对车列重新编组后,经太原北铁路枢纽,运往郑州局、武汉局的10多家站点。

作为山西电煤运输“动脉”之一,太原北站玉门沟站主要担负着以上几家煤矿的煤炭运输工作。目前,每天有6列煤炭列车从该站快速驶向各地电厂。

“我们优先审批与保供相关的工作任务,每天装车297车。”玉门沟站副站长马杰介绍说,接保供任务以来,玉门沟站成立了电煤运输小组,紧盯装车进度,协助提报装车需求,并根据实际及时安排货车取送,要求电煤运输列车站停不延时、开行不晚点、管内不保留。截至目前,太原北站全年电煤装车197440车、1300多万吨。

这段时间,玉门沟站站长毋学忠,一直守在运输现场,反复强调安全生产和团队分工,“要在每一天的扎实作业中保质保量”。

当前,全国煤炭先进产能仍在持续释放。山西省能源局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28日,山西已完成49座煤矿产能核增,净增能力5680万吨/年,已为广东、福建、辽宁等14个省(区、市)供应电煤4106万吨,基本完成当年四季度保供任务。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市场的“稳定器”“压舱石”,2022年煤炭中长期合同制度正在进一步完善。在不久前举办的2022年度全国煤炭交易会上,来自山西、陕西、内蒙古等地的煤炭生产企业和部分国内大型发电、钢铁、供热企业签订了中长期合同,首批签约量超过2.6亿吨,将进一步稳定价格预期,推动市场有序回归,保障煤炭安全稳定供应。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数据显示,自去年12月7日以来,全国统调电厂存煤持续保持在1.6亿吨以上。1月12日,电煤库存超过1.62亿吨,可用21天,较去年同期高4000万吨,为确保煤炭稳定供应和人民群众温暖过冬奠定坚实的基础。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胡志中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田博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