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3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获悉,因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浙江步森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步森”)及时任公司董事长、董事会秘书等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浙江监管局(以下简称“浙江监管局”)出具警示函。

据公告,经查,浙江监管局发现ST步森的控股股东北京东方恒正科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恒正”)所持有的公司2240万股股份于2022年6月24日至6月28日被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轮候冻结,ST步森在知晓上述事项后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直至2022年8月27日才进行披露。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相关规定,时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兼代财务总监王雅珠,董事会秘书阚东对信息披露不及时负有主要责任,浙江监管局决定对ST步森、王雅珠、阚东分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4个月收4份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多名高管离职

这不是ST步森今年收到的首份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

今年3月2日,因东方恒正、持股股东上海睿鸷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睿鸷资产”)所持股份分别被多个法院冻结,ST步森未及时履行对外披露义务,ST步森及时任公司董事长王春江、董事会秘书被浙江监管局出具警示函。

4月29日,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春江、董事赵玉华因广东信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违法违规事项,在4月2日收到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后,未及时向公司履行报告义务并配合公司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相关规定,浙江监管局对王春江、赵玉华分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因公司《股权转让协议》披露不完整,存在重大遗漏、未及时披露不满足支付机构主要出资人条件、未及时披露《股权转让协议》实质延期、未及时披露《和解协议》,浙江监管局于今年4月8日对ST步森及相关当事人下发了《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因上述相关责任方未在有效期内提出陈述、申辩意见等,6月9日,浙江证监局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对ST步森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0万元罚款,对时任董事长赵春霞、王春江,时任代总经理、副董事长杜欣,时任董事会秘书张优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5万元、30万元、20万元、20万元罚款。

6月22日,因ST步森于今年1月29日披露2021年度业绩预告时,预计的当年度实现扣非净利润与后期披露的实际扣非净利润相差较大,存在相关信息披露不准确的问题,根据相关规定,浙江监管局对ST步森董事长王雅珠、总经理肖夏、财务负责人刘婷婷、时任董事会秘书张优出具警示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值得注意的是,6月22日再次收到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时,董事会秘书张优由于工作调整,辞去其在ST步森的所有职务。今年以来,ST步森已有多位高管辞职。除张优外,今年4月-8月,因个人原因,公司董事、副董事长杜欣,董事赵玉华,监事刘苑,非独立董事姚秀丽、独立董事章力及监事林金评先后辞职。此外,8月,因工作调整,公司总经理肖夏辞职但仍继续担任董事职务,财务总监兼执行总裁刘婷婷辞职后改任副总经理,联席总经理艾绍远辞职后改任公司副总经理。

控制权再发变更,连续8年扣非净利润亏损

事实上,除信息披露违规之外,ST步森仍存在诸多问题。

在通过司法拍卖等方式持股ST步森股份后,王春江于2019年下半年最终拿到了公司的实际控制权,结束了内部“夺权”争斗。但不到两年,王春江因无法亲力亲为公司经营业务等工作,不得不将部分权利转让给了妻子肖夏的母亲王雅珠。

据已披露公告显示,2021年8月,ST步森与陕西华夏先河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先河”)签订协议,华夏先河认购ST步森非公开发行4320.3万股股份,直接持有ST步森23.08%的股份。同时,华夏先河董事长王雅珠与ST步森实际控制人王春江签订《表决权委托协议》,ST步森控股股东东方恒正60%股份的相应表决权,被王春江不可撤销地委托给王雅珠。在表决权委托完成后,王雅珠成为东方恒正新控股股东。

据ST步森今年4月披露的信息,王春江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但在今年6月23日,ST步森发布公告披露,公司董事长王雅珠将接手实际控制人王春江所持有的11.6%可支配表决权,表决权控制比例达到27.16%,成为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

另外,作为一家以男装品牌服装设计、生产和销售为主营业务的公司,ST步森的经营业绩也并不让人“省心”。数据显示,2014年至2022年,ST步森已连续8年扣非净利润亏损。另外,该公司2021年的财报还被年审会计师出具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称该公司最近三个会计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净利润孰低者均为负值,且2021年审计报告显示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

到今年上半年,ST步森盈利能力依然没有改善。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ST步森营业收入同比下降39.52%至7976万元,净利润同比下降189.78%至-3312万元,扣非净利润同比下降98.71%至-3018万元。对此,ST步森解释称,业绩表动受疫情影响较大,另外,公司参与的招投标等服装团购业务在报告期内也出现了约80%的同比下降。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通过梳理发现,为提升自身“造血”能力,ST步森一边优化加盟及直营的销售模式,以提升步森男装品牌知名度;一边盘活闲置资产,以更加聚焦主营业务。2021年全年,ST步森通过股权转让、注销等方式减少了7家合并报表的子公司,今年上半年减少了1家。另外,今年6月,为提高资产运营及使用效率,公司拟以4300万元转让位于绍兴市诸暨枫桥镇梅苑村的工业用地及厂房。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王真真 【编辑:彭婧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