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有媒体援引航空业咨询公司IBA数据称,从2020年4月份到今年7月份,一架新的波音(BA)737 Max的租金上涨了20%以上,达到每月31.6万美元。空客(EADSY)A320neo攀升至每月32.4万美元,比2020年4月份上涨超过14%;更大的A321neo,今年7月份的租金价格是37.5万美元/月。

“飞机租赁价格的变化是由供需关系决定的。”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当下伴随全球民航市场回暖,供应商零部件的供给不足成为飞机制造商面临的共同难题,影响了新飞机的产量。

“整体没有感受到影响。”谈及飞机租赁价格上涨一事,多家上市航司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飞机租赁价格提升

市场需求的回暖以及飞机生产供应链问题等因素共同推升了飞机租赁价格。

出行市场的回暖是推动飞机租赁价格上行的重要推手。从国内市场来看,民航局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7月份,民航运输生产总体继续保持恢复态势,全行业完成运输总周转量68.0亿吨公里,环比增长27.5%;旅客运输规模连续三个月回升,完成旅客运输量3399.6万人次,环比增长54.5%。

另据去哪儿数据显示,今年7月份,长线游景气度提升,丽江、烟台、青岛等多个旅游热门城市的酒店预订量超过了今年上半年。

从国际市场来看,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的统计和预测,2022年全球客运总量将恢复至2019年水平的83%,2023年将升至94%,2024年客运总量将达到40亿人次,将超过疫情前水平。

供给的缩水也在推动飞机租赁价格上行。今年6月份,波音首席执行官David Calhoun曾表示,由于供应商的劳动力短缺,以及需求恢复速度超过预期,供应链问题或将持续到2023年年底。空中客车首席执行官傅里也于近期表示,劳动力和原材料短缺对公司产能的提高构成重大挑战。

谈及飞机制造商供应链问题,中关村e谷CFO赵欣告诉《证券日报》记者,疫情期间,全球民用航空业遭受重大冲击,部分飞机制造商取消部分订单,导致航空产业链上相关企业裁员或者临时关闭,这就造成了在行业回暖的情况下,飞机制造供应链未能及时恢复并满足市场需求。

“疫情初期,各大公司为了应对需求骤降的市场变化,纷纷采取了裁员、退租飞机或加速淘汰老旧飞机的策略。疫情后市场复苏的过程必然伴随着飞机需求量短期快速上扬的趋势,相应的飞机租赁价格上涨是必然结果”。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从长期看,飞机租赁价格上扬不会持续太长时间,并且将随着新飞机交付量的增长而逐渐回归。

上市航司影响几何

租赁是航司引进飞机的一种重要方式。《证券日报》记者梳理发现,2021年中国国航共引进飞机43架,包括4架A350、23架A320NEO、11架A321NEO、4架ARJ21-700和1架公务机。其中融资租赁引进飞机29架,经营租赁引进飞机14架。

中国东航披露的公告显示,截至2021年年末,公司客机合计752架,其中融资租赁客机274架;经营租赁客机217架。截至2021年年末,南方航空客机及货机共计878架;其中融资租赁飞机255架;经营租赁客机306架。

据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部分机型的租赁价格上涨并未对上市航司的整体业绩造成影响。有不愿具名的上市航司从业者告诉《证券日报》记者,飞机租金主要是看机型本身的经济型和市场上飞机源的数量,如部分热门机型比较抢手,在飞机制造商产能受限的情况下会出现涨价,但部分机型价格的波动不会对上市航司整体的成本带来影响。

“飞机租赁价格上涨反映出国外民航市场已全面复苏。航空公司对运力增长的诉求强劲,是供需关系改变的直接体现。”民航业从业人士高鹏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高鹏认为,尽管部分型号飞机租赁费用有所调整,但机票价格的上涨能够补足飞机租赁价格上涨的空间。整体来看,部分机型租赁价格涨价可能会带来上市航司财报数据中租赁费用的小幅上调,但整体而言对于公司业绩并无不利影响。(证券日报) 【编辑:宋宇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